当前位置 : 首页 > 手机 > 内容

中国要帮这国建港口?澳大利亚媒体又慌了

 2019-08-13 12:22:43

《萨摩亚观察家》27日报道称,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梳理太平洋岛国接受的援助数据发现,2011年至2016年间,萨摩亚共获得8.34亿美元外援,相当于同期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7%左右。中国对萨摩亚的援助约2/3为贷款。除接受中方贷款外,萨摩亚还获得亚开行、世界银行和日本的贷款,同时也有本国国内债务。该研究所太平洋岛国项目主任约纳森·皮尔克告诉该报,虽然萨摩亚的债务会让中方在萨获得重大经济影响力,但“我不相信外援会导致债务陷阱的说法”,这种说法“言过其实”。该报说,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今年8月在该研究所发表演讲时曾明确表示,萨摩亚完全有能力偿还债务。

我们班班长快1米9了,我经常仰着“月球”脸骂他,他也一副没睡醒或无所谓的样子,从来没有私下和我开过玩笑,关系也很冷淡。

《澳大利亚人报》所说的是位于萨摩亚最大岛屿萨瓦伊岛机场跑道旁的阿绍港,目前已经拥有一个混凝土码头。新西兰去年所做的一项调查称,该港口是20世纪60年代为出口岛上的木材而开发修建的,北部和西部布满珊瑚礁。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个港口的入口通道已被堵塞,从未进行过规划的疏浚工程。目前仅供休闲和包租渔船使用,偶尔有澳大利亚为萨摩亚提供的巡逻艇停靠。

“这将对澳大利亚和美国在南太平洋的部署产生重大经济和战略影响”,《澳大利亚人报》说,有军事专家对萨摩亚港口的命运表示担忧,称中国可能会获得对阿绍港的控制权,进而使这里成为其在太平洋地区的战略立足点。

持有这种观点的包括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分析师马尔科姆·戴维斯。在他看来,如果中方得以进入萨摩亚港口,风险将是这里可能会变成一个军事基地。另一个问题是,在西南太平洋拥有一个基地,可以很好地跨越从澳大利亚东海岸到美国之间的贸易路线。日本战略研究论坛的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斯曼曾是美国外交官和海军上校。他警告称,中国可以采用与吉布提建军事基地同样的手段。“这是中国人的惯用手法”,他声称,中国介入任何一种港口的建设都可能直插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的防务“中心”,“他们在撕破美日澳的防线”。

尤其是他很多的盟友,比如说澳大利亚、韩国、英国、德国等等。

澳大利亚创新金融研究院院长郭生祥对罗伯逊此文的评价一针见血:“(罗伯逊)由于对中国的体制机制、战略意图不明,因而有些担心,不自觉地强化了所谓自由世界的经济实力、矮化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希望以此鼓舞所谓的自由世界经济体。”

张晓明强调,香港回归22年来的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一国两制”是最好的制度安排,香港在这条路上走得很好,而“港独”是要把“一国两制”毁掉。香港社会主流民意对于反“港独”这一点是非常清晰的,因为广大香港同胞都是真诚地希望“一国两制”能够行稳致远,都负有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法定义务。(完)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王未来环球时报记者李司坤甄翔]《澳大利亚人报》27日报道称,该报获悉,中国正在与南太岛国萨摩亚进行讨论,资助该国重建一个珊瑚港。就像中国和南太国家的其他合作一样,这则尚未经过中方证实的消息,再次触动澳国内一些人的敏感神经。该报援引军事分析人士的话说,这个港口可能让中国“长驱直入”美国在南太的防御“核心”,或者威胁澳大利亚东海岸通往美国的贸易路线。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萨摩亚要扩建港口是出于国家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需求。如果什么东西都从澳大利亚转口,这对于太平洋岛国的民族和经济独立来说才是最大的威胁。

据解放日报2002年报道,新中国成立后,中央有严格的规定:凡在国务活动中接受价值人民币200元以上的礼品都要上交。几十年来,三代领导人一直自觉遵守着这条规定。由于国礼往往价值昂贵,因而依照规定,国家领导人一般情况下拿不到国礼。

“我们家已经四代种植巴旦木,我一辈子都在这个行业工作,我们视中国市场为巨大机遇,”菲彭对记者说,“回头看看过去5年,中国市场没有令我们失望。”

北京市统计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庞江倩通报,初步核算,2016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4899.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7%。全年新经济实现增加值8132.4亿元,按现价计算,增长10.1%,占全市经济的比重为32.7%。其中,高技术产业增加值5646.7亿元,增长9.1%;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3824.3亿元,增长10.7%。

在炒作中国与萨摩亚的合作可能带来防务威胁之后,《澳大利亚人报》又抛出“债务陷阱”的老论调。该报称,关于发展中国家港口的资金问题一直存在争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萨摩亚从中国借款的债务水平表示担忧。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没有对该报披露的消息发表评论,但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希望看到基础设施投资透明,提供长期利益并避免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

于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南太岛国最大的援助国不是中国,而是澳大利亚。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因为中国的援助而发生债务危机或破产。相反,很多发展中国家陷入债务危机都是由于西方国家在关键时候卡脖子。澳美对中国的警惕,恰恰显露出他们要在南太巩固霸权的想法——政治上,不让太平洋岛国有别的选项;经济上,让岛国依赖西方发达国家;军事上,要在南太建立绝对的军事霸权。“这些都与亚太地区的发展趋势背道而驰。”

于雷27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中国帮助南太岛国修建港口,那么目的一定非常明确——帮助当地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中国在该区域内没有一个军事基地,但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宣布在马努斯岛扩大军事基地,且毫不隐讳针对中国的目的。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到底是谁在南太平洋地区搞霸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这个月起正式实施。网络行为从此有法可依。那么,对于“暗网”、比特币的交易出现的违法活动,国家相关部门如何管理和防范?

根据天津市委统一部署,2017年6月26日至7月17日,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北方信托公司党委领导班子集中召开了4次被称为“脱胎换骨”“动手术式”的民主生活会,成了公司发展历程上的里程碑事件,开始扭转之前的不利局面。

《澳大利亚人报》称,该报了解到,今年早些时候,一艘中国水文测量船“被谨慎地引进”对该港口进行测量。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4月曾透露该港口的重建计划,称“已经获得资金”以清理水道,但他没有具体说明这笔钱的来源。该国农业和渔业部长洛帕奥告诉《澳大利亚人报》,正在就中国为该港口提供资金进行讨论。他表示,“我认为中国是萨政府正在交谈的捐助方之一,但还没有得到确认或最终敲定”。他拒绝回答更多细节问题。

豆瓣FM

上一篇:照顾祖父母与3位残障叔伯 台湾15岁少年长出白发
下一篇:故障频出 三星折叠屏手机推迟全球发售
作者:隐藏    来源:枣山窎桥网
热点推荐
最新新闻
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
版权所有:  枣山窎桥网